您的位置:首页 >> 最新技术 >> 新闻内容
眼科护士摘镜记
供稿:屈光及近视    发布日期:2015/12/28    选择字号:

 

戴镜的烦恼

我叫甜甜,今年21岁,从初一就开始近视,眼镜它陪我度过了十年最美好的青春岁月,但我却对它没有好感情,因为它给我带来了诸多不便,近视的朋友你们都懂的呦:出去玩儿下个水要摘眼镜,照个证件照要摘眼镜,摘就摘吧最主要的是照出来的眼睛还没有神儿;别人学画眼妆,我都不用学,就算画的再好,眼镜一戴上画啥都看不到了,悲催啊!还有就连看个帅哥还要去找眼镜,戴上了,帅哥也走了,伤心啊!现在爱美的年龄、恋爱的季节,更感觉眼镜多余、好烦人啊。如何摘掉它恢复我本色容颜成了一大心病。

今年从卫校毕业来到市二院做了一名眼科护士,站在年轻漂亮的同事中间,感觉戴个眼镜太影响我的形象了,干起工作也不自信了。因为工作关系接触到众多接受屈光手术的患者,看着他(她)们昨天还是同我一样的二饼先生(小姐),今天再见时已摘去眼镜,犹如被施了魔法一样。分享着他们摘镜后的喜悦,心中好生羡慕,也有了做手术的想法。把这想法告诉家人,一方面征求意见,关键是请求资金上的支援。家人担心毕竟是手术,安全不?稳定不?反弹不?其实我也有这样的担心,好吧,让我再纠结缠绕几日。

因为在眼科工作的便利,对手术了解的越来越多,也观察了好多手术者的效果,特别是医院引进的全飞秒激光更是走在科技前沿的最新型的角膜屈光手术,安全便捷无副作用,让我最终坚定了手术的想法。

经过前期一系列的检查,我的眼睛近视400多度,符合全飞秒的手术条件。接着滴了两天消炎的眼水,就静等那激动人心的时刻了。

手术的感受

11月13日上午,怀着紧张与兴奋的心情随着医生进了手术室。先在准备间换了一身手术衣,然后护士把我领到了等待室,给眼睛消毒洗眼、滴麻醉药,过了一会儿,把我带到了手术台上。正当我紧张地躺在手术台上时,突然听到一声亲切温柔的女声:“别紧张,一会就好。”赵宏副院长要亲自为我手术,我的紧张感一下子少了很多。随后感到有淡淡的热量照在脸上,接着感到脸上被铺了一个手术巾,只露出了右眼,赵院长用一个器械撑开了右眼,这时上方的仪器缓缓降落,听到一个“Ready”的英文提示音,看到一个绿色的光点。因为在术前宣教中医生已经提前教我们怎么配合和固视训练,所以我的眼睛就一直盯着绿点。绿点一闪一闪慢慢的转,过了一会儿就消失了,这时眼前出现一层白雾似的东西,后来就什么也看不见了。这时听赵院长说已经过了20秒,还有10秒,听到这,我心中更有底,也放松了许多,“最关键的30秒你配合的非常好,现在要把做好的透镜取出来,右眼就做好了。”赵院长说着,在眼睛上操作了一下,我心想好快呀。接着院长说:“现在我们开始做左眼”。过程和右眼一样,只不过左眼好像比右眼要敏感,眼部肌肉有些紧张。过了一会儿,院长说:“手术结束了,非常成功”,然后护士扶我从手术台上站起来。这时感觉眼前有些模糊,但已经比术前不戴眼镜好得多。另一位医生让我坐在一个仪器前检测了一下眼睛,说很好,然后扶着我出了手术室。

在门外等候的妈妈看到我,问怎么出来了,我说做完了。她惊奇地说,这么快?眼也不用包着?对啊,这就是全飞秒的好处,我不用戴着眼罩如奥特曼一样,这让爱美的我又沾沾自喜了一次。我回到家里,按医嘱滴上了眼药水就闭上了眼睛睡了一觉,一觉醒来看东西清楚了许多,这种感觉让我不敢相信这是我不戴眼镜的视力。下午赵院长还关切地问我恢复的情况,说手术很成功,让我放心地休息。第二天来医院复查时,双眼视力均达到1.2,看着清晰的世界我宛若新生,兴奋异常,陪我十年的眼镜你可以光荣下岗了。

摘镜的幸福  

如今一个多月过去了,经过其间的复查、点药,我的眼睛恢复的越来越好,我也习惯了裸眼探寻这美丽清晰的世界。原来戴眼镜时感觉无神、肿肿的眼睛也变得顾盼生辉,好多人都说我不戴眼镜比以前好看多了,哈哈这话听着好受用,我为自己的选择而高兴。现在我随眼科体检车上在市内外社区、乡村为百姓义诊,遇到了看我的变化,听我的感受吧。

我想告诉还在犹豫中的近视朋友们,郑州市二院是一家公立的眼科医院,有一流先进的设备为后盾,有技术过硬的专家为支撑,尽管放下包袱,为展现最美丽的自己,为重拾清亮的美好,来郑州二院摘掉眼镜吧。

摘眼镜爱美丽,我为二院眼科代言。